All posts filed under: Life

「時間開了他們一個玩笑。」戀人的保存期限——專訪張維中《不在一起不行嗎?》

文◎孫梓評 二十歲以長篇《岸上的心》出道,持續創作散文、旅記、童書,卻始終沒有荒廢對小說的熱情,《不在一起不行嗎?》是張維中第九本長篇小說;也是他首次以男同志為主角,二十三萬字篇幅,橫跨二十五年時空,鋪排出兩個青春時節相遇而後分離的男孩,當重逢於人生中段,曾經爍爍耀眼的初戀,還能延長保鮮嗎?「過去沒寫長篇同志小說,因為我希望同志角色可以如異性戀角色 …

漂流中尋覓的歸屬:導讀沼田真祐《影裏》

《影裏》當中收錄了〈影裏〉、〈廢屋光景〉和〈陶片〉三篇短篇小說。其中同名小說〈影裏〉是沼田真祐發表的第一篇作品,一舉獲得文學界新人賞,同時奪下第一五七回(二〇一七年)芥川賞。三篇小說的篇幅都不長,故事獨立無關聯,但筆觸和節奏有著相通的氣味,貫穿的主題都呼應著三個要素——死亡、性別和歸屬感。

【東京直送】會鞠躬的印章

●本文收錄於張維中《東京直送》 這幾天日本推特上流傳一則引起熱議的貼文。有一位網友在半夜四點半手機響起,居然是客戶打來的抱怨電話,指責他不懂「印鑑禮儀」。原來是該網友在開給客戶的請款單上,蓋下的印章「沒有鞠躬」,認為非常失禮。

防災卻難防疫

昨晚回到東京。從飛機上,一路抵達機場,感受到新型冠狀病毒(以下稱新型肺炎或肺炎)確實影響了來日觀光的人潮。 晚上八點半。機場查驗護照入境的窗口前,難得沒有什麼人在排隊,不到三秒就完成了通關。走向提領行李的地方,看見整個機場,只有一個行李轉盤在運轉。機械的聲音聽起來比平常更大聲,甚至有點刺耳。如果被矇著眼來到這裡,不說是哪兒,我也許會誤以為來到某個鄉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