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份:十月 2019

帶著水母去流浪|張維中小說      

後來,我終於有一點點感覺到所謂的孤獨了。每天清晨,我不會在街角的7-eleven再看見阿寬,捧著一大杯雪碧和大亨堡當早餐,睡眼惺忪地向我說早安。放學時,總覺得一個人的身旁空盪盪的,似乎應該有阿寬陪著,一起走在長長的紅磚道上,經過我們剛畢業不到半年的國小,嘻嘻哈哈地去那間愈補愈大洞的數學家教班上課。但現在,阿寬不會再出現了。這些,都隨著他一起不見了。

分類作業|張維中小說

「不久的將來,哥哥會成婚,從小生活的房子將會變成哥哥和嫂嫂的家;有一天我出嫁了,先生的家永遠也是先生的家。一個女人的家,就這樣消失了。」 ✪轉載自張維中短篇小說集《代替說再見》原點發行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咖啡機一直傳來很濃郁的香氣,玻璃壺沒有人取走,熱氣在咖啡機的蓋子上緣凝結成 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