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filed under: Story

分類作業

「不久的將來,哥哥會成婚,從小生活的房子將會變成哥哥和嫂嫂的家;有一天我出嫁了,先生的家永遠也是先生的家。一個女人的家,就這樣消失了。」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咖啡機一直傳來很濃郁的香氣,玻璃壺沒有人取走,熱氣在咖啡機的蓋子上緣凝結成水珠,滴落在加熱器上,開始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的滋聲。 我坐在凌亂的客廳中央,被幾個牛皮紙顏色的大紙箱包圍著,手上持著一隻筆和一本小簿子,一邊整理一邊分類,把不是屬於我的東西放進紙箱裡,而暫時難以釐清歸屬對象的則先記到簿子上。 咖啡機繼續發出聲響,咖啡的味道已經佔滿整個房間了。

九層之家

如果所有身邊最重要的人,都能夠像客家粄圓一樣,雖然是獨立的個體,但又能那麼靠近的貼合著,肯定也能飄散出最誘人的香味吧。

戀愛成就

【張維中小說】 九二一地震發生的那一年,我剛滿二十一歲。 地震發生的那一天,我參加大學社團的活動去了香港,人不在台灣。那天晚上我和同學們玩得很瘋,到了凌晨兩點多才睡。第二天早上起床後,在旅社看見報紙上斗大的新聞標題時,我才知道發生了大事。 住在南投的奶奶,在這場大地震中離開了。

帶著水母去流浪         

【張維中小說】 後來,我終於有一點點感覺到所謂的孤獨了。 每天清晨,我不會在街角的7-eleven再看見阿寬,捧著一大杯雪碧和大亨堡當早餐,睡眼惺忪地向我說早安。放學時,總覺得一個人的身旁空盪盪的,似乎應該有阿寬陪著,一起走在長長的紅磚道上,經過我們剛畢業不到半年的國小,嘻嘻哈哈地去那間愈補愈大洞的數學家教班上課。偶爾,我們會一起去看電影,會去西門町參加梁詠琪或古巨基的簽名會。如果,他們剛好來台北,我的意思是。 但現在,阿寬不會再出現了。這些,都隨著他一起不見了。

靜界           

【張維中小說】    那就這樣,我們誰也不說話,好嗎?    靜靜地和你坐在百齡橋側的河堤上,凝望著昏暮的天空,那片被渲染的紅。    看著河濱的草坪中,有孩子們踩在斜陽映出的毯上,正揚起風箏。坐在遠處石階上的我們,清楚地看見了他們自在的奔跑,和臉上軟軟的笑。    最好再捎來一些微微的涼風。    這便是你最愛的感覺了,小祥。在你第一次來到這裡的時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