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th: September 2016

第二次的成年禮

我不太在飛機上看電影。那天,在回東京的飛機上,卻很難得的把小叮噹(哆啦A夢)的動畫長篇「Stand by Me」給一口氣看完了。 故事沒宣傳行銷說得那麼催淚,但有一幕場景卻令我印象很深。童年的大雄到了未來,見到成年後的自己,還有正坐在公園的椅子上打起瞌睡的小叮噹。童年的大雄問未來的自己:「要不要去跟小叮噹打個招呼?」未來的大雄愣了愣,拒絕了。他的回答是:「不了,那是屬於你的回憶。」

芒果國民外交

這個夏天,我收到了從台灣寄過來的整箱芒果。那天早上,當我推開門看見帶著微笑的宅急便男孩,捧著一大盒芒果要我簽收時,愣了好一會兒。是我的嗎?還未反應過來,已嗅到一陣掩蓋不住的芒果香,從紙箱裡竄出來。 「台灣芒果啊。」宅急便男孩遞給我簽收單時,喃喃自語起來。我趕緊拿出印章迅速蓋下去,像是怕誰會搶走似的做出默默的宣示:「喂,我已經蓋上我的名字了喲,這些全是我的!」

他們這樣愛台灣

收到了日本朋友誠君傳來的手機訊息。久未謀面的他,信中簡短幾句,只說他昨天買了我們公司出版的台北導遊書,然後就以「於是決定明天飛去台北」作為結語。 誠君這趟旅程可媲美大明星宣傳的旋風之行。從啟程到回程的班機時間,居然相隔不到二十四小時。他的台北彈丸之旅是這樣計畫的:

金澤21世紀美術館與散步美食

也許很多人對金澤最初的印象來自於兼六園?老實說兼六園我是很後來才知道的。我對金澤的最初印象,其實,來自於妻夫木聰(笑)許多年前他為ANA全日空拍攝了一系列廣告,其中一支的場景是在金澤21世紀美術館。那是我第一次因為這座泳池展示作品,認識了這座美術館,讓金澤成為心中一直想去的地方之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