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: 2016年3月17日

無影者

「影子一點用處都沒有,只會增加重量而已。」村上春樹曾經這麼寫過。 親愛的媽媽,對妳來說我就像那一片沒有用處的影子嗎?妳是不是想要親手剪掉它? 張維中以輕快幽默的敘事口吻,虛構多樁發生在東京的光怪陸離刑事案件,編織為最新長篇小說《無影者》。透過富推理感的情節、鮮明的人物塑造,使城市裡瀕危的心靈顯影:宅男的復仇、派遣工人與AV女優的角力賽、來自單親孩童的早熟簡訊、建築師及其父親的憂傷贈禮……

大好時光|三明治俱樂部2

《大好時光》是張維中長篇小說《三明治俱樂部》的二部曲,故事從第一集結束後,三位主角卻被迫分離開始說起。節奏明朗輕快、對話活潑動人,延續了第一集充滿都會感與時尚感的風格。除了固定的三位主角,分別是擅長規劃卻總是遇見意外的女子高鳳珊、有「說格言強迫症」且熱愛助人的男子張欣銘,以及敢愛敢恨、看透一切卻也願意祝福的年輕男孩李稚之外,也增添進了全新的角色,牽動著彼此的互動。

九層之家

唐育生具有一項奇特的「味覺預知能力」,每當他全神貫注地品嚐一樣食物,並且發揮念力冥想某件事情時,經過「關鍵性的黃金五秒」以後,他就能預知那件事情的好壞發展。倘若身體飄飄然,感覺到甜蜜的暈眩,那就代表好事將近;反之,倘若感覺一陣噁心,那麼很可能就大難臨頭。

三明治俱樂部

《三明治俱樂部》是一個微妙的故事,它點擊了現代男女某些不可告人的心事。這是一個相互陪伴的故事,一個敘說城市孤寂感,尋找共通盲點、同時也面對自己的故事。

岸上的心

倘若生命真像是一場旅程,我們便都是遊子,而愛情是一面洋,我們就是各自乘著扁舟,晃盪在洋中的漂流者。尋找著有緣的同路人,相伴相依,渴望航向碼頭,然後得到一份上岸的安定。這樣的過程,如水源源不絕,在不同人身上重複著相同的感覺。

天地無用

「時光是一個運送者,或快或慢,將每個人從出生運送到死亡。曾經與我在生命荒野裡相逢而過的,都為我貼上了一張『天地無用』的標語。像一張護身符,讓我擁有一個不被錯置和顛倒的世界。」

讓飛魚去憂傷

當許多人都已經在成長的路途中被時間絆倒,閱讀張維中的小說文字,總是忍不住要懷疑,他是否已經找到體內密道可以安全藏匿在一個堅固的想像城垣之中:故事本身所給出的完好保護,對青春體質的眷戀與掌握,還有那不輕易放棄的堅持與愛,都使這些他筆下的故事散發出一種萌芽與迸發的力量:玻璃般清澈、藍天般晴朗,字句與情節彷彿可以穿透朦朧假面,讓更多僵硬意識型態與價值觀瓦解,因為純粹無雜音的愛,就是最美好、最能永恆的信仰。

帶著水母去流浪

在他第一本短篇小說《501,紅標男孩》中,集中火力探討了各種愛情的版本。許多讀者偏愛其中對話的幽默,故事帶著流行感與溫暖,或者是,揮之不去的旅行情調與青春氣息,呈現出富有活力的深刻素描。然後,大家便開始關心起,這個年紀輕輕卻摘下數項全國性散文、小說獎項的雙頻寫手,他的下一步,會是如何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