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: 2016年3月11日

失焦的美感

十年前剛來日本旅行時,在北海道函館山上拍夜景,那時候手上拿的還是裝膠卷的傻瓜相機。依照經驗,即使是用了感光四百的膠卷,若不是專業相機跟拍照達人的話,夜景仍是沒有可能拍攝下來的。 當時,我和朋友看見日本人拿著相機猛拍,心裡還暗自竊笑著,「真是沒旅行經驗哪,這麼黑的地方,根本用不著浪費底片!」因此,我們帶著在紐約世貿中心(是的!那時世貿雙子星還沒倒)自以為是的夜景拍照經驗,根本不打算浪費底片,只象徵性的拍了一兩張作為紀念。殊不知那時候真正愚的是我。

平成寶貝

早稻田大學的進修課程結束以後,四月起我開始在原宿的一間設計專門學校通學。一晃眼,就到七月。不久以後,居然就要準備放暑假了。 之前在早大校園裡上課的外國人多是大學畢業生,一起參與課程的日本學生也至少有二十歲。然而,現在這間學校的同學,幾乎全是高中剛畢業的年輕孩子。年紀最小的只有十八歲。他們佔了全班的最大宗。 我私下暱稱這些孩子們叫做,平成寶貝。

人心事故

凡是必須在通勤時間搭乘電車的東京人,肯定對「人身事故」這四個字非常熟悉。人身事故這四個字的用法,完全展現出日本人委婉並且曖昧的個性。不明白的人若是從字面上看,大概只能猜測到發生了什麼人與交通的事故吧。其實,說穿了,人身事故指的就是有人跳軌自殺了。 幾乎每個星期,甚至該說每隔幾天,我就會在通勤的尖峰時段,看見月台上的螢幕顯示哪條線路又發生了人身事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