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Posts

那一年我為什麼來到日本?

嚴格說起來我這個人恐怕是很不務正業的。

許多人都誤以為我是中文系畢業的,其實我是念英文系,而且還一路念完了研究所。英文系出身的我,在二十歲的那年出版了第一本書以後,開始接觸出版圈,畢業後從事出版和雜誌的編輯工作,內容也是中文而非英文。前兩年,回到母校大學教書時,照理說也該是回到英文系才對,不過卻因為中文創作作家的身分,我變成了中文系的老師。而如今,我擱下台灣的工作和生活,出國進修了,選擇的竟是必須用日文溝通的日本。

於是,並不是太意外的,當我告訴周邊的朋友,決定到東京留學時,很多人的反應幾乎都一樣。 Read More

旅人追求住宿的差異

跟公司的兩位前輩離開東京到外地出差。終於忙完了一整個下午的會議,傍晚進商務旅館check in以後,在各自走進房間以前,原本臉上已露出倦容的大前輩,忽然醒神。

「距離晚上跟廠商的餐會,還有一小時。還可以去大浴池泡個湯吧?五分鐘後走廊集合!」大前輩說。

小前輩和我同時點頭,像是一種誰也不會反對的,約定俗成的定律。 Read More

這個沒有了

世界上總有很多難解的事情。其中一項世紀大謎,是偶爾在餐廳裡點餐時,看著菜單上的菜色,搏感情去思考今天到底想吃什麼,然後好不容易決定了並且告訴店員以後,店員卻用一種事不關己的口吻,幽幽地告訴我:「喔,不好意思,今天這個沒有。」或「喔,其他的都有,就是只有這個,剛好賣完了。」 Read More

雞蛋糕的滋味

我的鼻子很有「偏食」的性格。像是人會挑嘴只吃哪些東西那般,我的鼻子一直以來也會選擇性的聞不到某些味道。

那是因為從小就鼻子過敏的關係,讓我的鼻子雖然對於氣溫的冷熱變化和空氣的乾淨污濁非常敏感,但是關於嗅覺的範圍則不太寬廣。 Read More

花筏

剛到日本時,每天都期待櫻花的綻放。等到櫻花開了以後,又開始擔心花季什麼時候結束。櫻花的盛開期,是在滿開後的一個星期內,之後就開始凋謝。

我常注視著樹枝上那些剛冒出來的繁如星河的櫻花,如此優雅而燦美,卻惆悵它們每一株的壽命只有一星期而已。彷彿開花就是為了花落。 Read More

成長,學會變身的能力——繪本《紅忍者》

◎張維中

始終牢牢記得一款電玩遊戲。小時候,任天堂紅白機開始流行的那幾年,家裡必備的遊戲卡帶,除了人人都在搶玩的「超級瑪利歐」之外,其實還有一款令我百玩不厭的,叫做「影子傳說」的遊戲。

忍術、刀劍、輕功和手裡劍,電玩裡的忍者各懷絕技。當我看著他們,在握著遙控器的雙手操作下,身手矯健地奔走在螢幕上,不知怎麼,螢幕前的我,竟也感到威風凜凜。 Read More

颱風一過

又一個颱風默默地從東京離開了。
十月下旬,颱風21號過境日本列島。在登陸以前,日本氣象廳嚴詞警告,這是一個強烈颱風,結構有如多年前另一個重創伊勢灣的強颱,呼籲民眾要特別小心。颱風通過東京都上空的時間點,是在星期日晚間到星期一早晨,估計帶來的強風豪雨會導致交通大亂,影響到早上民眾的通勤狀況,請大家做好心理準備。 Read More

現代的日本,傳統的日常:吃七草粥的好日子

日本看似現代化,卻仍保有不少依照季節的傳統行事。例如一整年內遇到所有的節氣,或習俗上該吃什麼、該用什麼泡澡,這個社會上各個角落的店家都會提醒你。

 

在日本的傳統習俗上,開春的一月七日這一天要吃「七草粥」。七草指的是芹菜、菠菜、生菜、蘿蔔、筍芹、芥蘭或荷蘭豆,不過並沒有嚴格限定一定是要這七種。隨地方不同,或者自身口味的迥異略有更動。入境隨俗,我在日本這麼多年,不知不覺也習慣會在這一天,記得吃上一碗七草粥。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