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Posts

那一年我為什麼來到日本?

嚴格說起來我這個人恐怕是很不務正業的。

許多人都誤以為我是中文系畢業的,其實我是念英文系,而且還一路念完了研究所。英文系出身的我,在二十歲的那年出版了第一本書以後,開始接觸出版圈,畢業後從事出版和雜誌的編輯工作,內容也是中文而非英文。前兩年,回到母校大學教書時,照理說也該是回到英文系才對,不過卻因為中文創作作家的身分,我變成了中文系的老師。而如今,我擱下台灣的工作和生活,出國進修了,選擇的竟是必須用日文溝通的日本。

於是,並不是太意外的,當我告訴周邊的朋友,決定到東京留學時,很多人的反應幾乎都一樣。 Read More

【島根】出雲大社:帶著愛,日本眾神出發的地方。

「在愛情將來而未來,只冀求遇見愛的氣氛裡,那一刻,或許才是最靠近毫無雜質的、純粹的,愛的剎那。」

島根縣最出名的景點莫過於在出雲市的出雲大社了。這個被日本人號稱為日本眾多的戀愛神社當中最為靈驗的能量之地,吸引來自各地絡繹不絕的遊客,每一年超過兩百萬人前來。

在神明面前默禱著,每個人攜帶著各式各樣的情愛願望,在這裡拼湊出了一張看不見也摸不著的愛情地圖。 Read More

每一個音符都記錄著他們的青春——無法忘懷鄧麗君的日本人

看完了是枝裕和導演的電影《比海還深》以後,我才驚訝地發現這部電影的名稱,出自於鄧麗君〈別離的預感〉這首歌裡的一句歌詞。

不過,我更驚訝的,其實卻是我家社長的反應。前幾天,當我問他知道這部電影嗎?他回答不知道,連是枝裕和的名字都不清楚。結果,下一句竟反問我:「為什麼片名會用鄧麗君的歌詞呢?」我震撼地說:「你怎麼這樣就知道是鄧麗君的歌!」社長一副理所當然地說:「知道啊,應該是〈別離的預感〉那首歌吧?」完全命中紅心。 Read More

陽台衣架失蹤事件

有一天忽然發現,陽台上掛著的衣架全部不見了。

是不是被風吹掉了?推開落地窗,踏上陽台,努力往樓下探看,但始終沒有發現任何衣架落下的蹤跡。還是我自己丟掉卻忘記了?確實想過要把衣架汰舊換新,但怎麼會自己丟了卻不記得?那一陣子因為身心狀態不太好,晚上的睡眠品質很差,白天經常昏昏沈沈的。我理性說服自己,這樣記性變差也是有可能的吧。只是一口氣把衣架全部丟掉,一個也不留,實在太不像是我的作風。 Read More

陽光停泊的渡口:西班牙的回憶

之一、畢爾包Bilbao

「啊?什麼包?」

這是經過實驗證明,當我告訴身邊的朋友,西班牙的畢爾包(Bilbao)多麼令我神往時,百分之九十的人所呈現出來的自然反應。

喜歡出國購物的朋友,錯認畢爾包是當地某種著名的皮包或背包,紛紛向我打探,希望我即使不替他們帶一雙camper回來,也至少幫忙買個什麼有名的包包;對史地小有鑽研的朋友,雖然因為沒聽過『畢爾包』而感到了微微的沮喪,但仍保持鎮定的向我詢問:「是不是特有的建築?是遊牧民族使用的帳棚,就像是蒙古包那樣嗎?」 Read More

餐廳總是上冰水?

冬天來日本旅遊的台灣朋友,最常會問我的一個問題就是:「為什麼外面都已經那麼冷了,所有的餐廳還總是只上冰水?」沒錯,在日本無論是日本的西餐廳或和食店,不管外頭是溽熱的艷陽或大雪紛飛,只要你一進餐廳入座,服務生立刻端上桌的,幾乎都是一杯加了碎冰的水。 Read More

不是買不起,而是要不要

每次跟朋友逛街時,我們常常無意識的會冒出來的一句話是「好貴喔,買不起」或者「太高級了,吃不起」。

然而,仔細想想,說真的那些東西,美食也好精品也好,又不是貴到如一棟豪宅。以活到這個年紀已有穩定工作收入的我們來說,那些所謂買不起的精品或吃不起的餐廳,說到底並不是買不起、吃不起,而是要不要買。是你願不願意花一筆錢,去擁有它。 Read More

早稻田軒

大概在早大念過書的人,都曾會經過這間「早稲田軒」吧,只是不一定進去過。

地點就在大隈講堂附近的十字路口,有一間早大男生肯定會知道的男性理髮店,建築外觀像是高第設計(當然不是他)的那棟樓的斜對面。

早稲田軒,非常老派的食堂,充滿昭和時代的氣氛。由一對年邁的老夫婦經營,賣的飯菜稱不上多麼令人讚嘆,不過保證能讓人飽足,並感受極為日常的東京風味。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