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atest Posts

陽台衣架失蹤事件

有一天忽然發現,陽台上掛著的衣架全部不見了。

是不是被風吹掉了?推開落地窗,踏上陽台,努力往樓下探看,但始終沒有發現任何衣架落下的蹤跡。還是我自己丟掉卻忘記了?確實想過要把衣架汰舊換新,但怎麼會自己丟了卻不記得?那一陣子因為身心狀態不太好,晚上的睡眠品質很差,白天經常昏昏沈沈的。我理性說服自己,這樣記性變差也是有可能的吧。只是一口氣把衣架全部丟掉,一個也不留,實在太不像是我的作風。 Read More

陽光停泊的渡口:西班牙的回憶

之一、畢爾包Bilbao

「啊?什麼包?」

這是經過實驗證明,當我告訴身邊的朋友,西班牙的畢爾包(Bilbao)多麼令我神往時,百分之九十的人所呈現出來的自然反應。

喜歡出國購物的朋友,錯認畢爾包是當地某種著名的皮包或背包,紛紛向我打探,希望我即使不替他們帶一雙camper回來,也至少幫忙買個什麼有名的包包;對史地小有鑽研的朋友,雖然因為沒聽過『畢爾包』而感到了微微的沮喪,但仍保持鎮定的向我詢問:「是不是特有的建築?是遊牧民族使用的帳棚,就像是蒙古包那樣嗎?」 Read More

餐廳總是上冰水?

冬天來日本旅遊的台灣朋友,最常會問我的一個問題就是:「為什麼外面都已經那麼冷了,所有的餐廳還總是只上冰水?」沒錯,在日本無論是日本的西餐廳或和食店,不管外頭是溽熱的艷陽或大雪紛飛,只要你一進餐廳入座,服務生立刻端上桌的,幾乎都是一杯加了碎冰的水。 Read More

不是買不起,而是要不要

每次跟朋友逛街時,我們常常無意識的會冒出來的一句話是「好貴喔,買不起」或者「太高級了,吃不起」。

然而,仔細想想,說真的那些東西,美食也好精品也好,又不是貴到如一棟豪宅。以活到這個年紀已有穩定工作收入的我們來說,那些所謂買不起的精品或吃不起的餐廳,說到底並不是買不起、吃不起,而是要不要買。是你願不願意花一筆錢,去擁有它。 Read More

早稻田軒

大概在早大念過書的人,都曾會經過這間「早稲田軒」吧,只是不一定進去過。

地點就在大隈講堂附近的十字路口,有一間早大男生肯定會知道的男性理髮店,建築外觀像是高第設計(當然不是他)的那棟樓的斜對面。

早稲田軒,非常老派的食堂,充滿昭和時代的氣氛。由一對年邁的老夫婦經營,賣的飯菜稱不上多麼令人讚嘆,不過保證能讓人飽足,並感受極為日常的東京風味。 Read More

即使平凡也是主角

多利安助川《多摩川物語》中文版推薦序


多摩川是一條對於東京來說,無論在歷史或地理上,甚至藝術創作領域中,都很重要的一條大河。喜好日本,常來東京旅遊的旅人,也許未曾留意過這條河川或也不察其名,但是我想十之八九早在不自覺之中,其實都已和多摩川有過照面的緣分了。 Read More

閱讀已是浪漫的微醺

《微醺,與大文豪對酌》(ほろ酔い文学事典 作家が描いた酒の情景)推薦序

我曾經循著日本作家筆下提過的酒吧,進行過幾趟文學酒館之旅。比如吉本芭娜娜、森見登美彥以及在這本《微醺,與大文豪對酌》書中提到的村上春樹、太宰治等人。 Read More

南陽

台北有一條南陽街,是全台灣補習班聚集得最密集的地方。從1960年代開始,以這條街為中心,幅員出去在台北車站商圈內的許多大樓裡,從早到晚,三百六十五天,都出沒著為高中、為大學入學,還有為出國或各種語文考試打拚的莘莘學子。 Read More

分類作業

「不久的將來,哥哥會成婚,從小生活的房子將會變成哥哥和嫂嫂的家;有一天我出嫁了,先生的家永遠也是先生的家。一個女人的家,就這樣消失了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

咖啡機一直傳來很濃郁的香氣,玻璃壺沒有人取走,熱氣在咖啡機的蓋子上緣凝結成水珠,滴落在加熱器上,開始不時地發出一陣陣的滋聲。

我坐在凌亂的客廳中央,被幾個牛皮紙顏色的大紙箱包圍著,手上持著一隻筆和一本小簿子,一邊整理一邊分類,把不是屬於我的東西放進紙箱裡,而暫時難以釐清歸屬對象的則先記到簿子上。

咖啡機繼續發出聲響,咖啡的味道已經佔滿整個房間了。 Read More