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filed under: 散文

【東京直送】改變生活,再讓生活改變我們

我們改變了生活,再讓生活改變我們。三十歲以後,若非有生活環境的大改變,人其實很難有機會在職場中,再如此單純地結識到一群形同家人好朋友。也因為三十歲以後,喜惡價值觀已然建立,想要與不想要的都已清楚,於是,能夠成為好友,那便是一段去蕪存菁後的情誼。

火車是魔幻的

我愛上火車這兩個字,是這近十年的事。 對這兩個字我習以為常,但每次告訴對中文有點興趣的日本朋友時,每個人的反應都超乎想像的激烈。 「天啊,太魔幻了!居然叫做火車?」大家都好驚訝。 原來在日本的民間傳說中,火車,是一種妖怪的名字。

好險天生會中文

我身邊有不少日本朋友都對學習中文充滿熱情。 就像是我們學英文或學日文那樣,這些日本朋友為了學中文也是上補習班、語言交換、買一堆教材自學,或者追看各種華語影集和電影。偶爾遇到我的時候,便會將近來自學時碰到的問題一一提問,於是,我總在這時候感覺中文其實還挺難的。

吃炸雞的日本聖誕節

有人會對聖誕樹許願嗎?一年快過完了,可不可以,就讓我任性地對聖誕樹許個願?願想起你的我,記起我的你,無論在哪一個城市的角落,都能被這樹上溫暖而璀璨的光給照耀包裹。感激舊歲,我們會有更好的一年。

聖誕童話

是什麼時候,開始過起聖誕節的呢?
  我問起父母,他們只說:「就是你小時候啊。」
    至於,到底是小到幾歲,他們已經記不清楚了。
  歲暮將近,我和家人走在市區裡,明顯感覺到街頭的商家,開始營造起濃厚的聖誕節氣氛。書店裡的耶卡展覽,唱片行應景的聖誕歌曲,廣場前高聳的聖誕樹,整座城市頓時被妝點得像要參加一場嘉年華,彷彿比中國年還要熱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