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ll posts filed under: 散文

火車是魔幻的

我愛上火車這兩個字,是這近十年的事。 對這兩個字我習以為常,但每次告訴對中文有點興趣的日本朋友時,每個人的反應都超乎想像的激烈。 「天啊,太魔幻了!居然叫做火車?」大家都好驚訝。 原來在日本的民間傳說中,火車,是一種妖怪的名字。

好險天生會中文

我身邊有不少日本朋友都對學習中文充滿熱情。 就像是我們學英文或學日文那樣,這些日本朋友為了學中文也是上補習班、語言交換、買一堆教材自學,或者追看各種華語影集和電影。偶爾遇到我的時候,便會將近來自學時碰到的問題一一提問,於是,我總在這時候感覺中文其實還挺難的。

吃炸雞的日本聖誕節

有人會對聖誕樹許願嗎?一年快過完了,可不可以,就讓我任性地對聖誕樹許個願?願想起你的我,記起我的你,無論在哪一個城市的角落,都能被這樹上溫暖而璀璨的光給照耀包裹。感激舊歲,我們會有更好的一年。

聖誕童話

是什麼時候,開始過起聖誕節的呢?
  我問起父母,他們只說:「就是你小時候啊。」
    至於,到底是小到幾歲,他們已經記不清楚了。
  歲暮將近,我和家人走在市區裡,明顯感覺到街頭的商家,開始營造起濃厚的聖誕節氣氛。書店裡的耶卡展覽,唱片行應景的聖誕歌曲,廣場前高聳的聖誕樹,整座城市頓時被妝點得像要參加一場嘉年華,彷彿比中國年還要熱鬧了。

舊裡翻新的驚喜:東京小路亂撞

我喜歡走路。我喜歡的東京,覺得有趣的地方,不一定是在大馬路上,而是大馬路岔進的小巷裡。有時是生活感的小路讓人著迷,有時並不是小路本身,是穿越過小路以後才會撞見的驚喜。

  住在東京的人都很會走,很能走。除了環境乾淨路好走以外,東京有許多日常卻充滿魅力的小路,總能讓人在亂晃閒逛中感到心滿意足。

  所以若是問我,東京人的Life Style是什麼?最初浮現出我腦海的,大概就是「走路」這件事了。

牛丼,與一個人

大部分走進松屋或吉野家的,都是一個人。而且多半是只想餵飽肚子,趕緊吃一吃就準備離開的男人。因為座位狹窄的關係,和鄰座的人距離太靠近,一般的上班族年輕小姐是不會想踏進來的。

這個沒有了

世界上總有很多難解的事情。其中一項世紀大謎,是偶爾在餐廳裡點餐時,看著菜單上的菜色,搏感情去思考今天到底想吃什麼,然後好不容易決定了並且告訴店員以後,店員卻用一種事不關己的口吻,幽幽地告訴我:「喔,不好意思,今天這個沒有。」或「喔,其他的都有,就是只有這個,剛好賣完了。」

花筏

剛到日本時,每天都期待櫻花的綻放。等到櫻花開了以後,又開始擔心花季什麼時候結束。櫻花的盛開期,是在滿開後的一個星期內,之後就開始凋謝。 我常注視著樹枝上那些剛冒出來的繁如星河的櫻花,如此優雅而燦美,卻惆悵它們每一株的壽命只有一星期而已。彷彿開花就是為了花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