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, 散文

【東京直送】改變生活,再讓生活改變我們

以前好像有個理論,說人跟人之間的關係,世界上互不相識的彼此,只要說出自己認識的人,在六個人之內,就一定能夠透過某種直接或間接的形式,產生相連。這理論的科學可性度有多少我不知道,但是年紀越長,我倒是覺得人跟人之間的關係,跟一個地方的緣分,確實有著很神奇的牽繫。至少在我身上是這樣的。

十年前我來到日本留學念書,地點在新宿的早稻田大學。一年後,去原宿的專門學校念平面設計,本以為跟早大校園就此脫離關係了,怎料後來上班的職場,公司地址恰好就在這裡。而這十年來,不遠不近陪伴著我的一群知心摯友,一切的起點也從早大校園開始。

2008年4月初在開學典禮結束的那天中午,原本一個人要默默離開學校的我,忽然被班上僅有的幾個台灣留學生喚住。

「一起去喝個東西吧?」他們邀我去附近的咖啡館一起吃個午飯。其實以前的我多半會婉拒的,但是那天卻答應了。

我們穿越熱熱鬧鬧的早大校園,經過各種社團招生的攤位,走到大隈講堂前的廣場時,覺得每一個畫面都非常新鮮有趣的我,拿出相機開始拍照。拍到一半,心中閃過一個念頭。在這麼重要的一天,好像應該為自己,也幫同行的台灣人在這個廣場留影紀念才對。於是,每個人靦腆的模樣,眉宇間卻又流露出一股期待未知世界的神情,就這樣在我的相機中留下了身影。

那是我和大家認識的第一天。還好答應了咖啡的邀約。

從公司大樓沿著早大通走到校園裡的大隈講堂,只要五分鐘。如今我仍常常一個人走過這裡,偶爾就會想到那一天大家拍照的霎那。

那時候還沒有iPhone,雖然折疊式手機也可以拍照,但畫素很差。要是當年只用手機拍照的話,就沒有留下好看的照片了。說也奇怪,那天我特地帶了還滿專業的相機去。大概是因為潛意識中不自覺地感應到會有很重要的一件事,應該帶相機去拍點什麼才對。如今回想起來,我想,那件重要的事,就是準備要認識未來十年的好友吧。

2018年8月,當初在這個校園裡結識的大家,有的人在學校當起教授,有的人在校園當研究秘書,有的人已結婚生子,大家努力排除繁忙的工作行程,從各自生活的城市飛回東京,回到相識的起點,慶祝我們的十週年。

十週年行程安排了去長野採新鮮水蜜桃、麝香葡萄的小旅行,還選在帝國飯店裡吃了全東京歷史最悠久,口碑也最佳的自助餐廳。更多時候只是在東京街頭閒晃,不特別做什麼。因為當我們還是留學生時,下課後的閒逛,到處都有熟悉的足跡。

我們改變了生活,再讓生活改變我們。三十歲以後,若非有生活環境的大改變,人其實很難有機會在職場中,再如此單純地結識到一群形同家人好朋友。也因為三十歲以後,喜惡價值觀已然建立,想要與不想要的都已清楚,於是,能夠成為好友,那便是一段去蕪存菁後的情誼。

我們又一起站在大隈講堂的廣場上。當年還不熟的彼此未有合照,這一天,補上了十年後的合影。

天空下起大雨,我們一點也不覺得掃興。拋開傘,按下快門,雨水瞬間從頭髮一路浸濕了臉龐與衣裳。

那是歲月善待我們的洗禮。

 

(原刊登於2018年8月姊妹淘網站張維中專欄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