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ife, 散文

現代的日本,傳統的日常:吃七草粥的好日子

日本看似現代化,卻仍保有不少依照季節的傳統行事。例如一整年內遇到所有的節氣,或習俗上該吃什麼、該用什麼泡澡,這個社會上各個角落的店家都會提醒你。

 

在日本的傳統習俗上,開春的一月七日這一天要吃「七草粥」。七草指的是芹菜、菠菜、生菜、蘿蔔、筍芹、芥蘭或荷蘭豆,不過並沒有嚴格限定一定是要這七種。隨地方不同,或者自身口味的迥異略有更動。入境隨俗,我在日本這麼多年,不知不覺也習慣會在這一天,記得吃上一碗七草粥。

 

但嚴格來說,倒也不是自己真的記得的,而是因為在一月初,無論你走進日本的任何一間超市或超商,都會見到擺放大量烹飪七草粥的蔬菜包專櫃,或是已經煮好的七草粥熟食,旁邊貼著海報提醒你:「該吃七草粥了!」像是催眠轟炸似的,搞到最後好像你不吃,都愧對於那些野菜的生存價值。

 

事實上,除了吃七草粥的這一天以外,一整年內遇到所有的節氣或節日,習俗上該吃什麼、該用什麼泡澡,這個社會上各個角落的店家都會如此提醒你。當然台灣也會,不過日本的做法比較決絕。比方說在台灣,你一整年都很容易吃到湯圓、肉粽、潤餅等食物,可是在日本,一旦你錯過節日,想吃,就很不容易在店裡內找到。像是七草粥,到了一月八日就從超市裡消失得無影無蹤,彷彿從未出現在這世界上過。這足以說明為何日本人那麼愛推出「期間限定」產品,因為他們本來就是用期間限定的態度在過日子的。

 

過去我都是去超商買現成的七草粥來吃,不過今年第一次嘗試自己買食材,用砂鍋來煮看看。當天把成品分給日本朋友吃,沒想到被稱讚真美味。還追問我:「七草粥有這麼好吃?我本來沒有很愛吃七草粥的,你加了什麼嗎?」

 

果然是行家。我在煮粥時,放進兩片從築地市場買回來的昆布片一起慢慢熬煮,大概因為這樣味道才更香醇吧。吃完一碗再添一碗,日本朋友撒上海苔佐料,我則默默拿出他們不愛的肉鬆,七草粥頓時散發台味。

 

日本人過新年,不過舊曆年,「正月新春」指的不是農曆,生肖年就是新曆元旦開始算起。從中國傳來的節氣因此全提早近一個月,表面上看來有點荒腔走板,但骨子卻堅守著正月該吃些什麼來招好運的民間習俗。比如跨年除夕要吃蕎麥麵;新年吃御節料理,二日起再把冷冰冰的御節料理下湯做成「雜煮」(年糕湯);到了七日,連續大魚大肉油膩食物後,就吃點用當令蔬菜煮成的清淡七草粥。

 

吃七草粥時要吃精光,不能有剩也不可倒掉,否則七草象徵的福氣也會被清掉。此外,還會吃「鏡餅」(圓形堆疊的年糕)。到了一月十一日,俗稱的「鏡開」日,就要把跨年期間恭奉的「鏡餅」給吃掉,相信可以帶來無病消災的好運。吃的時候會用木槌或手來壓扁分塊,不能用刀切。因為鏡餅代表圓滿,用刀切有切腹的聯想,不吉利。

 

這些正月吃來招好運的食物和飲食方式,都是日本人的一般常識,即使連年輕人也知道,因為從小到大,家家戶戶都是這樣教導孩子的。很難想像直到如今,現代化的日本,日常裡仍持續著如此傳統的文化。

 

其實吃七草粥的習慣,最初也是在平安時代(約等同中國唐末~宋朝)從中國傳至日本的。據說台灣在明清年間也還有這項飲食習俗,現在已失傳。不禁讓人在想,都說年味愈來愈淡了,快將迎接農曆春節的台灣,究竟現在還有多少往日的習俗仍在延續呢?日本人把許多原本在中國的習俗引進後,經過百年來的內化與進化,如今都變成了大和文化。眾多華人社會已不復存在的傳統,卻仍能在日本尋獲蛛絲馬跡。

 

吃著七草粥(又灑上台灣肉鬆)的我,默默想著文化的豐富壯大,本來就該是創造廣納百川的可能,而非自我設限的消去法,才能融合出一個有新不忘舊,並極富美感判斷力的纖細民族性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