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ay: 2016年3月13日

帶著水母去流浪|張維中小說      

【張維中小說】 後來,我終於有一點點感覺到所謂的孤獨了。 每天清晨,我不會在街角的7-eleven再看見阿寬,捧著一大杯雪碧和大亨堡當早餐,睡眼惺忪地向我說早安。放學時,總覺得一個人的身旁空盪盪的,似乎應該有阿寬陪著,一起走在長長的紅磚道上,經過我們剛畢業不到半年的國小,嘻嘻哈哈地去那間愈補愈大洞的數學家教班上課。偶爾,我們會一起去看電影,會去西門町參加梁詠琪或古巨基的簽名會。如果,他們剛好來台北,我的意思是。 但現在,阿寬不會再出現了。這些,都隨著他一起不見了。